联系我们

濮阳新农村建设网
联系人:沙主管
手 机:100-0000-0000
电 话:0000-00000000
地 址:上海市浦江8号

乡村交流

当前位置: > 乡村交流 >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时间:2018-04-25 10:00 作者:admin 点击:

    在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亮相了。“家园,就像生活中的一把盐,有了尝不出,没有却乏味”等片子里的语句,让人忍不住细细去品。
  2015年,《传承》(第一季)在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纪录、财经3个频道播出,收视率都比同期提高20%以上,一改以往文化纪录片收视低迷的状况。第二季刚开播,第一集收视率便位居CSM排行榜同时段第四位,取得了不错的开局。
  弘扬传承人的魅力
  我国遗存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总量多达87万项,1400项被纳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41项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成为世界上入选项目最多的国家。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传承人就是中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载体,他们鲜活地存在于生活之中,至今仍有强大的生命力。
  这些传承人才华在身、技艺高超,往往一个姿态、一种腔调、一些手法就直通远古。《传承》执行总导演张可可说:“我们有责任和义务在这方面开拓引领性工作,通过寻访中华文化传承人,展现中华民族伟大的优秀文化遗产,弘扬传承人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
  张可可在中央电视台工作20多年,做的片子大多是命题作文。但《传承》这部纪录片却完完全全是源于他自己的意愿。他说:“在过去的工作当中,我一开始是被传统技艺所震撼,不用一钉一铆建起的木拱廊桥、历史上第一把铁剑龙泉剑的制作技艺、在不到一毫米的竹青上进行刻画等,都是祖先认识自然、顺应自然的智慧结晶。后来接触了一些非遗传承人,深深地被他们‘择一事、终一生’的情怀所感动,这些人都是我们中华传统文化得以千年传承的中坚力量。”
  这些年,其实有关非遗技艺的纪录片比较多,但关注传承人的片子不多。《传承》一直坚持以人传事的视角,第一季是这样,第二季也是一样。中国有上百万各种形式的传承人,他们是《传承》取之不尽的拍摄源泉。
  对自己的要求近乎苛刻
  最后呈现出来的《传承》(第二季)一共分为7集,7集的主题分别为:江湖、绝技、德行、师徒、心传、流变、家园。每集50分钟,重点表现了中华传统文化在传承过程中所涉及的场所、技艺、规则、人际关系、方式方法和精神归宿等方面。第二季还使用了原创音乐,创作了一个主旋律和4个变奏曲,提高了纪录片的原创性。
  第二季的制作历时两年,张可可回忆起这两年,直言“做得非常辛苦”。《传承》团队在制定项目选题时给自己定了近乎苛刻的要求:在涉及非遗十大类别项目的基础上,要多选新、奇、特的项目,每一集在体现四季分明的基础上,还要体现各种地貌:平原、江河、高原、沙漠、草原、森林等,用以优化视觉,这就大大增加了项目选择的难度。
  在实地调研阶段,常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分集导演从北京坐飞机到省会城市,再从省会城市到市级城市,再坐6小时的长途汽车,然后还要步行几小时到达目的地,最后却由于各种因素被迫舍弃那个项目。在一次次的挫折面前,导演们没有气馁。
  这一次的调研比团队里以往用的时间都长,7位资深导演,60人构成的团队,他们的足迹到达70多个地方,调研了80多位民间的技艺传承人,拍摄记录了300T的素材,最终在片子里展示了35位传承人的精彩技艺和人生故事。
  “上高山、下大海、踏沙漠、进森林、走乡村、行城市”,这18个字是拍摄团队四处奔波的真实写照。第二季拍摄的地方,大多是交通不便的地区,条件很艰苦,有的连住宿的地方都没有。
  为了更好地呈现影像的丰富性和质感,拍摄团队克服了种种困难,全程用4K画面来拍摄。“这样工作难度更大,对光的要求也更高。好的影像呈现需要有一定的技术来保证。”张可可提到,每个摄制组共有7人,航拍飞行器成了必配器材,有的还动用了水下摄影、斯坦尼康、轨道摇臂等,“为了营造必要的气氛,我们还引入了电影中的拍摄手段,比如空间置景搭景、烟火使用等”。
  没有冲突,不成故事
  与第一季相比,张可可认为第二季最大的变化是在强化故事化的基础上叙事策略的变化。片中35位传承人的精彩故事,构成了这部纪录片的血肉,也奠定了这部片子的出彩本色。
  在整个纪录片的故事叙事中,主创团队还制定并实施了一个策略:没有冲突,不成故事。张可可认为,所有的纪录片故事结构都会在推动主人公追求一个重要目标的前行路上设置冲突,“没有冲突,便没有故事,冲突是纪录片的心脏和灵魂”。
  在《师徒》分集中,就多次呈现了师徒间的争执与磨合。这些故事的选择和取舍,在张可可看来,如同美食家下厨,一斤菜要掐掉7两,只留那一点点嫩尖,炒成美肴。
  “这个项目动作小、空间变化少、偏静态,与大部分观众的喜好不合,要慎之又慎!”对于大名鼎鼎的活字印刷术这门传承了近千年的传统技艺,针对《德行》分集调研初期的回馈,张可可曾给过这样的评价。在前采过程中,负责这一分集的导演彭晓军也的确遇到了问题——无法按设想拍到传承人按传统方式在修谱人家中印制族谱的完整过程。原因有二:一是传承人小邱如今修族谱的生意很少,在很长时间内都不会有这种业务;二是再现这个过程也没有可能,因为当地人对修族谱一事看得非常神圣,无法进行安排和再现。而没有这一块儿内容,这个项目所承载的历史厚重感和仪式感将无法得到体现。后来,经过一番思索之后,彭晓军不断想办法丰富了纪录片内容,让故事的讲述方式增加了一份动感,最终克服了先前的不足。
  “我们更加注重往有土的地方拍,因为土里面长的东西更加结实。”张可可说,“我们所拍摄的传承人大多生活清贫、艰辛而又安静,我觉得他们就像一片金色的叶子,在蜷缩中用力舒展着,只闻花香,不谈悲喜。我们纪录片人如同捡金叶的人,捡起一片片正在被人们遗忘的金叶,这些叶片上闪光的,则是我们祖先的汗水、智慧和不灭的灵魂。”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自信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中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文化自信的形成是一个多因素影响、长期积累的过程。其中,文化认同是文化自信的根基和源泉。没有文化认同,就不可能坚定文化自信。
  作为一种心理活动和价值体认,文化认同并非一成不变,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形成的。社会不断发展变化,人们的思想千差万别,文化认同需要不断调适。当前,我国发展日新月异,社会不断发生深刻变革,社会思想多元多变,这对增进文化认同提出了新挑战。应对文化认同方面的新挑战,关键是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进行广泛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融入我们内心世界的文化基因和精神命脉,革命文化是需要不断发扬光大的宝贵精神财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是我们努力建设的当代中国社会的主流文化。要将三者融为有机整体,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焕发出更强大的生命力、影响力、感召力。将三者融为有机整体以增进文化认同,需要正确处理三方面关系。
  正确处理一元指导与多元文化发展的关系。在指导思想上必须旗帜鲜明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习近平同志强调,我们党是用马克思主义武装起来的政党,马克思主义是我们共产党人理想信念的灵魂。中国人民对于马克思主义的认同,不仅源于其真理性、科学性,更源于对马克思主义指导下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所取得的伟大成就的认可。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并不拒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在内容和形式上的多样性。对待多元文化,应保持必要的尊重和包容,但绝不可放任自流。思想文化越是多样,越需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否则文化建设就会失去灵魂、迷失方向。
  正确处理文化传承与创新的关系。习近平同志指出:“无论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民族,如果不珍惜自己的思想文化,丢掉了思想文化这个灵魂,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是立不起来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重要来源,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薪火相传的不竭精神动力,对其认同是文化自信的重要基础。增进文化认同,要在继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上下功夫。既要深入挖掘、大力推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价值理念,又要与时俱进、积极推进文化创新,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注入新活力、新内涵。
  正确处理中华文化与西方文化的关系。在对待西方文化的态度上切忌妄自菲薄。在中西文化比较中,将文化差异视为文化差距是必须克服的思想偏差。所谓“差异”是指文化特质与形式不同,而“差距”是以一定标准对文化的先进与落后作出判断。现实中,原本只是在不同历史和社会环境中形成的中西文化差异现象,却被一些人当作文化差距来看待。这与近代以来部分人在学习借鉴西方文化过程中形成的盲从心理有关。我们不能把差异当成差距,不能把西方文化奉为更先进、更高级的文化样式而盲目学习模仿。应增强文化自觉、增进文化认同,在保持自身文化独立性和自主性的同时,积极同世界其他文化开展交流对话,在多元文化和谐共生中展现中华文化的独特魅力。